粟裕与叶飞:虽有遗憾的“南阳事件”,但并未影响两人的战斗友谊

原标题:粟裕与叶飞:虽有遗憾的“南阳事件”,但并未影响两人的战斗友谊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的先头部队数百人在粟裕、刘英的带领下,冲出敌包围圈后,成立了挺进师。后该部... ...

原标题:粟裕与叶飞:虽有遗憾的“南阳事件”,但并未影响两人的战斗友谊

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的先头部队数百人在粟裕、刘英的带领下,冲出敌包围圈后,成立了挺进师。后该部与叶飞的闽东部队汇合,双方商定成立闽浙临时省委。刘英任书记,粟裕任组织部长,叶飞任宣传部长。

那一时期,由于与中央失去了联系,他们并不知道遵义会议的召开和清算王明“左倾”冒险主义。闽浙临时省委成立后,“由于浙南游击区和闽东游击区双方都有些本位主义、山头主义,双方难免不发生些误会、矛盾,甚至是互相错抓了人,错杀了人”。

在这种情况下,1936年秋,刘英以闽浙临时省委的名义,给活动于闽浙边境的粟裕带信,“令他乘与叶飞见面的机会,把叶飞扣押送至省委”。

为防止粟裕违抗命令,刘英还专门“派来一支武装监督执行”。

关于诱捕叶飞这一段,叶飞在其回忆录中是这样记述的:

“当天晚饭的时候,我、陈挺和闽东的干部都入席了。如同旧小说中所描写的那种场景,酒过三巡,掷杯为号,预先布置好坐在我两边的人把我抓了起来,把陈挺同志也抓了。我的手脚被捆绑起来,背上还被撑了一根竹竿,不能动弹,就像对待土豪、叛徒一样......后来在路上遇到国民党军队的袭击,部队被打散,押解的人忙乱中向我打了一枪,打伤左腿,就把我扔下,自己逃走了。国民党士兵逼了上来,我就从十几丈高的悬崖上跳下去,恰巧挂在树上,没有摔死。陈挺同志也随我跳下悬崖。天黑后,我俩不顾伤痛,赶往闽东根据地,昼伏夜行,整整走了五夜,才到达目的地”。

这就是史上著名的“南阳事件”。叶飞最终幸运脱险回到闽东。而没有完成任务的粟裕也被“剥夺了行动自由”。最终的结局是,两个人都成了“受害者”。

粟裕在他的战争回忆录中这样说道:“当时我们都还年轻,又失去了中央和分局的领导,这就不能不使我们在思想上行动上和对问题的处理上,留下了不成熟的痕迹”。

好在这段非常遗憾的历史,并未影响粟裕、叶飞两人之间的关系。

叶飞这样表示:“抗日战争爆发后,闽东和浙南的部队都编入了新四军,以后一直并肩作战,直到革命胜利。我和粟裕同志也长期战斗在一起,从新四军一师,华东野战军,一直到解放后,我都在粟裕同志的领导下工作,多次当他的副手,相互间配合得很好,没有因为个人意气而影响工作”。

而作为叶飞后来的直接上级,粟裕一直将叶飞作为得力助手。特别是在最关键的时刻,粟裕总是委以叶飞重任,总是将最艰巨的任务交给叶飞:

——黄桥决战,首歼顽军最强的翁达独立第六旅,就是叶飞一纵完成的。

——车桥战役,粟裕委派叶飞到前线统一指挥,打响了对日局部反攻非常漂亮的一仗。

——宿北战役,粟裕表扬叶飞的一纵打得最苦、也打得最好。

——莱芜战役,粟裕表扬叶飞的一纵立了第一功。

——孟良崮战役,粟裕将最重的穿插阻隔任务交给了叶飞的一纵。孟良崮战役,如果说谁的战场压力最大、任务最重,那肯定应该是叶飞的一纵,因为该纵不仅参加围歼整编七十四师,还要阻击整编二十五师、六十五师的增援。

不仅如此,每次战场上需要委托式指挥时,粟裕都令叶飞独挡一面,统一指挥有关部队遂行作战任务。包括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包括出兵鲁西南统一指挥一、四纵队,等等。

可以说,粟裕对叶飞高度信任、高度器重,叶飞对粟裕高度尊重、高度敬佩。“南阳事件”不但没有影响二人之间的关系和友谊,反而又因共同的革命事业将两人的名字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并使两人联手创造了无数个战史上的经典、辉煌和传奇。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南阳资讯网_实时资讯_今日资讯头条_招考资讯网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