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时尚主编离职,纸媒时代终于“死”在了2019?

/2020-01-01/终于 时代 时尚
原标题:又一时尚主编离职,纸媒时代终于“死”在了2019?作为曾经的杂志社搬砖少女,阿杠一整天都处于#ELLE主编晓雪正式宣布离职#的震惊中。今天一大早,《EL... ...

原标题:又一时尚主编离职,纸媒时代终于“死”在了2019?

作为曾经的杂志社搬砖少女,阿杠一整天都处于#ELLE主编晓雪正式宣布离职# 的震惊中。

今天一大早,《ELLE》杂志的中国主编晓雪就在微博宣布了离职消息。在感慨完十三年的工作后,还晒出了自己在2007年怀抱《ELLE》第一本杂志的照片。

作为国内一线杂志的出版人兼主编,晓雪这十三年来合作过艺人只多不少,许多艺人都曾受邀拍摄过杂志。

于是翻开评论区,杨幂、迪丽热巴、杨紫、鹿晗、井柏然、袁泉、赵薇、小陶虹……从当红流量到老牌艺人,从回忆故事到表白祝愿,这条微博简直是娱乐圈大型艺人评论板。

虽然在大众印象墙上,《ELLE》的主编总是和「时尚女魔头」挂钩,但翻开晓雪的履历,这个时尚界传奇人物的经历一点都不输给艺人。

大学毕业后直接进入香港嘉禾电影公司驻京办事处,开始做一些电影的策划和宣发。30岁时受到好友洪晃的邀请,跨界加入她创办的《iLOOK世界都市》杂志。改版后就邀请了小陶虹、李冰冰、袁泉、蒋勤勤、范冰冰做封面(请原谅那个时候的杀马特……

入职5年,和旅游卫视合作创办了国内最早一批教大家如何打扮自己的节目《七九吧》,从此成为了众多女性心中的「时尚教母」。

随后和好友洪晃谈崩(也有消息说是晓雪背叛洪晃)出走《iLOOK世界都市》杂志,成为了首个进入中国市场的国际杂志《ELLE》的出版人及主编。

虽然那时候也有说她人品不行,爱慕虚荣,抢洪晃男朋友,和洪晃明面上撕X,给超女做的造型一言难尽等等负面八卦,但《ELLE》还是在她的带领下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更创下看单期费5000万的记录,至今无人打破。

她的人生就是不断跳槽不断跨界,最后成为手握时尚命脉的杂志主编。

阿杠稍稍歪个楼,虽然时隔多年,但这个月月初晓雪被传离职时,洪晃还不忘转发嘲讽一波。真的是,好绝一女的。

其实相比晓雪的离职和她那些过往经历,今天大家感慨更多的,是她所代表的第一代时尚媒体人的落幕。

今天宣布离职的《ELLE》主编晓雪,2018年3月离职的《时尚芭莎》前任主编苏芒,再加上《Vogue》的现任主编张宇,这三位掌握时尚圈命脉的女魔头,如今已卸职了两个。

对于追星女孩来说,国内时尚杂志五大一线女刊:《ELLE-世界时装之苑》、《VOGUE服饰与美容》、《时尚芭莎》、《COSMOPOLITAN时尚》、《Marie Claire嘉人》,是日常追星和打榜Battle的必备。

年末汇总,商业价值证明,安利证据,硬照表现,资源地位,和其他饭圈的撕XBattle……追星的各个场合都少不了杂志圈的比拼。

对于不粉爱豆的路人来说,杂志封面的刷脸度是认识和评估艺人的一大途径,每年的时尚庆典更是吃瓜群众们必蹲的比美比帅现场。

但随着掌舵人们一个一个的淡出视线,曾经我们眼中那些浮华名利场里的精致、专业、争斗场面也一同消失了。

就拿「芭莎明星慈善夜」来说,这个在2003年由苏芒一手创建起来的慈善晚宴,将明星、娱乐、时尚、慈善和媒介5大板块一起整合,创造了史无前例的品牌效应和无数吃瓜话题。

王朔遥控房祖名拍下了388万的紫檀宫宅赠周迅,姚晨贡献了产后第一次亮相,张韶涵C位事件,章子怡和刘嘉玲默契对笑白眼……

可以说,无论是话题还是讨论度,苏芒在职期间的芭莎明星慈善夜都是一个闪闪发光的存在。

而到了今年,明星们都开始互相谦让,被拱上C位的雷佳音和肖战一脸的诚惶诚恐。

其实对比一下时间,晓雪、苏芒、张宇这一代时尚媒体人们正好赶上了流量热潮。虽然原来这些顶尖时尚杂志的封面几乎是由超模和一线女星承包的,但随着吴亦凡、鹿晗、TFBOYS等等流量的崛起,她们也带领着杂志圈打破了既定规则。

2015年,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的主演吴亦凡携手导演徐静蕾一起登上了芭莎二月刊,吴亦凡由此成为了第一个登上《时尚芭莎》的90后。

不久后,同样归国的鹿晗登上《ELLE》封面,成为《ELLE》创刊后的首个男封。鹿晗的这期封面在预售开始5小时后就销量破万,创下了当时国内时尚杂志在线预售销售最快纪录。

2015年7月,吴亦凡解锁《VOGUE》的男封。虽然是和超模肯达尔·詹娜的双人封面,但仍然意义非凡。

同一时间,《瑞丽时尚先锋》《伊周FEMINA》《悦己SELF》以及洪晃的《世界都市iLOOK》等老牌杂志相继停刊。《VOGUEME》《芭莎男士》等面对年轻一代的杂志和电子刊开刊,纸刊被缩减至每月1本。

这其中的改变,代表了流量市场的崛起和纸媒时代的衰落,同时也代表了晓雪苏芒这代时尚媒体人的改变。

女魔头们相继离开,中国第一代时尚媒体人贡献了不错的成绩和话题,就连她们三个人之间的恩怨情仇、拍照角度和发型问题都是网友们讨论的热点,于是大众想当然的期待后来者能带来更大的惊喜,但以目前的状况来看,「继承者们」并不乐观。

《时尚芭莎》的现任主编闹出了把「王菊」说成「张菊」的笑话;《GQ智族》的商业运营唐杰Paco Tang因一封涉嫌违纪的电子邮件截图登上热搜;越来越迷和令人搞不懂的造型和搭配开始高频率出现。

人们记住的不再是女明星们的争奇斗艳,杂志圈内部的暗潮汹涌,而是朱丹口胡了,董又霖好好玩,XXX咋没捐钱……好不容易GQ的名利场成功出圈,结果算来算去,除了常规的金九银十大战,整个2019年就这么一个时尚代表作。

阿杠不是鼓吹苏芒她们在职期间出手的都是好作品,但最起码,她们三个每年都能搞得风生水起,引起了不小的讨论度。

就像新媒体渐渐代替纸质,随着前辈们的退隐新人的上位,一个时代也在缓慢结束。如今的杂志受众显然已经从广大读者变成了艺人粉丝。从解锁新封面到数据达到多少派发福利,再到双封和群封的花样割韭菜。能心甘情愿为杂志买单的,只剩下了追星女孩,普通读者早就没了姓名。

于是作为曾经的杂志社搬砖和追星双料少女,过去很喜欢收集五大,热衷于最佳和最雷封面评选的阿杠,在看过大花时代佳作频出,流量时代你来我往后,也就对中规中矩的新一代封面失去了兴趣。

娱乐圈需要杂志,杂志圈也需要更新的血液。

希望下一个引起全民讨论的争奇斗艳名场面,可以在2020年快点出现。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南阳资讯网_实时资讯_今日资讯头条_招考资讯网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